活动

中美e-Learning市场比较

发布时间 2012年4月18日

 

在美国企业培训市场, e-Learning企业也曾历艰难困苦。早在1997年的时候,e-Learning由于其长远发展性而获得广为关注,也吸纳了非常多的风险投资。而随着2001年互联网经济泡沫的破灭,许多e-Learning供应商由于业绩大幅下滑,资金链断裂而纷纷倒闭。大乱之后是大治。行业开始自动洗牌,e-Learning开始回暖,到2004年,e-Learning方式占所有培训方式的比例达到16.8%(而在2000年以前,这个比例还不足5%),2005年则高达到24%。据Bersin & Associates的最新统计,2006年在万人以上的企业中,36%的培训是通过e-Learning完成的。现在e-Learning已经占美国企业培训市场的33%。
  而在中国企业培训市场,根据易观国际推出的《中国网络教育市场监测》显示,网络教育市场2005年底全年市场规模为116.1亿元,其中网络基础教育市场规模为15.8亿,网络学历教育市场规模为85亿元,网络职业认证培训市场约14个亿,企业e-Learning市场规模1.3亿元。另外,来自艾瑞咨询(iResearch)统计数据显示, 虽然2006年中国网络教育的规模达到创纪录的202亿元,网络学历教育市场规模8成以上,但企业e-Learning市场仍只占1%的比重,所占比重最小。
  数百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与一、二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中美两个市场的反差,折射出中外企业在网络e-Learning应用上重视程度的差距。
  通过对具体实践的观察和分析,我们更能看到国内外企业的差距。例如思科——这家网络世界的天才公司,早已经把e-Learning完美地从企业自身运用e-Learning到销售渠道、终端客户以及从事网络行业的技术人员,甚至是未来潜在的客户——那些还在大学里的大学生们身上。思科在全球建立了2500多家网络在线大学,其中包括了在中国的数百家思科网络学院,这些在线大学每年给思科培训了成千上万的学员。思科每年推出的各种网络产品,在带给学员网络技术的同时,也通过这种方式培养着自己的潜在客户。2006年,蓝色巨人IBM买下了12个小岛。在岛上建立了名为I、B、M三个大会堂,董事长兼CEO彭明盛(Sam Palmisano)定期为遍布全球的员工发表演讲,各种主题的员工培训也在其中按计划进行。而在周边的办公室和海滩上,员工间的非正式沟通也进一步巩固着培训成果。但在世界地图上,“IBM群岛”永远也无法找到,因为它们只存在于互联网。在这个名为Second Life的网上世界,已经有许多像IBM一样的公司通过组织虚拟社会中的各种技能培训活动来提升员工能力,让全球雇员在此交流、分享、提高。
  反观国内,e-Learning应用较早的行业,包括政府、银行、保险、电信等,虽然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人力,但因为所应用的单位多为国有企业,所以在实际应用中还是存在诸多问题。如:重形象、轻实效;重硬件、轻软件;重统计、轻结果。许多单位建设e-Learning项目只是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在领导面前汇报成绩,投资多大、多少人上线学、学了多长时间,有多少门课程等等,却没有多少人在真正关心课程内容建设、培训体系建设、培训手段方法建设,以及培训效果评估。因此,在学员中,网络培训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甚至还有学员利用网络视频课程的弱点,采用挂在网上累计学时的做法,蒙混统计数据。所有这些造成了国内e-Learning应用乏善可陈的局面。而这些“前车之鉴”,反过来又使许多企业尝试e-Learning的信心受阻,阻碍了整个行业的发展。